Heart of Dinner 奉上希望的味道


孟伶和英华联系到的餐厅都非常积极,在不同时期参与行动爱心餐行动。其中,Saigon Social、Bessou 和 Partybus Bakeshop 这三家全是由女性主导的生意自始至终从未间断与“Heart of Dinner 爱心餐”的合作。

越南家常餐厅 Saigon Social 的老板兼主厨 Helen Nguyen 在“Heart of Dinner 爱心餐”找到了避风港。她的餐厅原定于 2020 年 3 月开业。随着疫情蔓延,开业计划只能无限期搁置。在漂泊和伤心之际,她通过“Heart of Dinner 爱心餐”找到了新的目标。现在,Helen 专心创作营养佳肴,还会根据反馈不断改进食谱。

新式日本家常餐厅 Bessou 的老板 Maiko Kyogoku 则认为,加入“Heart of Dinner 爱心餐”能够传达她作为餐饮人的价值。“食物应当为人带来慰藉,” Maiko 解释道。她与行政总厨 Emily Yuen 为了实现“Heart of Dinner 爱心餐”的使命而策划出许多菜式,包括麻婆豆腐、鲜虾粥和西红柿炒鸡蛋。

谈及“Heart of Dinner 爱心餐”的影响时,Emily 潸然泪下。“这是我与父母联系、一同烹饪的方式之一。自从新冠大流行以来,我就没有见过他们,”她说道,“在中国文化中,烹饪是一种表达爱的方式。所以做爱心餐在某种程度上是我用爱报答自己家人。”

家的理念渗透到“Heart of Dinner 爱心餐”的方方面面。否则,如何将数千人凝聚在每周一次的任务中?“Heart of Dinner 爱心餐”的志愿者是全职律师、教师、艺术家和大学生。他们的日子也不容易,却为参与行动而不惜牺牲节假日、无惧风雨。世界各地的人也写信来鼓励。数百个志愿者负责手绘送餐袋。每个星期二,电话员联系受助者,跟他们确认信息。核心运营团队由 25 人组成,确保送餐数量和地址无误。打包的方式就跟层层叠积木一样精确——底部是热餐,然后逐层垒上一瓶豆浆、苦瓜、南瓜、橙子、 苹果、五香豆腐、大白菜、芹菜、香葱包、鸡蛋、非营利组织 Soar Over Hate 捐赠的警报钥匙链,最上方是免洗洗手液。

志愿者的动力来自历史和文化,他们认同那些长期受社会忽视的人群需要得到照顾。他们的行动发自内心。作为“Heart of Dinner 爱心餐”标志和网站的第一位设计师,Nancy Pappas 参与的原因是她通过收养来到美国,对出生地韩国缺少密切联系。通过“Heart of Dinner 爱心餐”,她找到了很深的联系,并以孟伶和英华为榜样。“这是一个非常温馨的团体,如同家一般的存在,”Nancy 表示。

为“Heart of Dinner 爱心餐”设计手提袋的 Andrew Teoh 也认同:“当我第一次听说这个倡议时,我立刻想到自己的父母。我还想到那些因为新冠和仇外袭击而不敢出门的老人。现在,‘Heart of Dinner 爱心餐’就是我的社区和家人。”

“Heart of Dinner 爱心餐”既是社会的迫切之需,也做到了持之以恒——如此与众不同的原因是成员对“家”的共识:它高于血缘关系和一般概念的家庭,而不是单纯的义务关系。“Heart of Dinner 爱心餐”不仅是在为弱势群体提供食物援助,追求的是尊重。英华分享了一家人的故事。去年年初,那家的三代人因为封城而困在公寓里,便全家人一起为“Heart of Dinner 爱心餐”的打包袋画装饰。几个月后,他们家的老太太惨遭袭击,女儿居然听到她提起了“Heart of Dinner 爱心餐”:“我现在也成了他们的关怀对象。感谢老天爷,还好有他们。”孟伶也说起了另一位老人被人用美工刀袭击。她们从新闻了解到事件之后拼命寻找老人,希望可以伸出援手。正当遍寻无果要放弃之时,老人的邻居主动联系,请求“Heart of Dinner 爱心餐”帮忙。“我们一直在找您呢!”英华感叹道,“都快死心了。他的朋友就像天使一样。”老人后来痊愈了,现在每周都会收到爱心餐,便条上的留言亲切地用老人的母语称他为“大哥”。

在“Heart of Dinner 爱心餐”的使命光环之下,核心是孟伶和英华的关系。她们不是普通的情侣,她们是有行动力、有魅力、真诚的领导者。孟伶高挑文静,英华健谈爱笑,两人都那么善解人意,体贴周到。她们都从事创意,没有固定的日程;于是培养出灵活处事的习惯,工作起来也不分彼此。孟伶帮助英华打理播客;孟伶的餐厅遇到不顺,英华也会在旁鼓劲。Partybus Bakeshop 的老板 Jacqueline Russo Eng 表示:“像她们这样的人很少见,做任何事都全情投入,而且是真心付出。她们从不因为义务才去做事,真是一股清流。”

孟伶相信她们能够应对任何新挑战、四处结缘是从成为情侣开始。她们在“火人祭”期间擦出火花。“感觉就像我的灵魂被点燃了,”英华说着,对孟伶咧嘴一笑:“在一个没有界限、标签的荒芜之地爱上一个人,那样的感觉成为了我们关系的全部内在和基础。这就是我们行事方式,也许大家也注意到了。”恋爱七年之后,她们有了平等伴侣之间共同创造的成果—Heart of Dinner 爱心餐。

Moonlynn and Yin deliver a care package to an Asian elder. 

Photo: Charlie Owens

当然,她们很快地补充道,并不是事事都那么顺利。在爱上孟伶之前,英华并不知道自己喜欢女人;孟伶之前的关系从不曾对外公开。为了彼此,她们向家人表明一切。英华认为,决定告诉家人并不难,难在鼓起勇气。她们都亲身经历过对性少数、亚裔、女性的歧视—有时甚至是三种歧视一起来。有时候,她们也有压力,只能展现“Heart of Dinner 爱心餐”和关系中的美好一面。作为榜样,肩上的担子可不轻巧。

她们甚至想过,自己服务的社群是否会接受她们的同性关系。孟伶特别担心地问英华,受助者知道之后,会不会连急需的食物救济都不要了。而两人中更外向、直接的英华决定要试试才知道。她们将自己做过的一次访谈用中文打印下来,装进之后一次的爱心餐中。英华解释道,她的信心来自于她知道自己已经在社群中找到了安全感,不管大家的反应如何。她觉得受助者会说:“无论如何我们都会爱你。”第二天,她们接到一位老太太的电话,称赞她们的行动和关系。孟伶非常珍惜这次经历:“我觉得自己得到重视,太治愈了。”

截至 2021 年 9 月,“Heart of Dinner 爱心餐”送出的爱心餐超过 8.5 万份。她们正在招揽新的合作伙伴,希望在 11 月之前完成送餐 10 万分的目标。尽管机构是在新冠大流行中诞生,但孟伶和英华并不打算终止项目,即便是将来疫情完全结束。“经历了一场大流行,我们才意识到食物短缺是长期存在的社区问题,在 65 岁以上的亚裔群体尤为严重,”英华解释道,“我们还要做下去,只要能坚持住。”

自从登上了 Humans of New York、AAPI Voices Summit、O: The Oprah Magazine 等平台,孟伶和英华收到了许多合作邀请和扩展提议。然而,对于机构的发展,她们相当谨慎。“Heart of Dinner 爱心餐”的使命是重塑受助群体的尊严。不仅仅是做慈善、口头承诺,更不是企业在亚太裔传统月用来装点门面的横幅。一定要把英华所说的“妈妈店感觉”延续下去。“我们要展现更多的诚意……”孟伶开了话头,英华接下话,“……继续赢得长辈对我们的信任。”

坐在餐桌旁的孟伶和英华穿着灰色情侣衬衫,心有灵犀地回答了最后一个问题。“Heart of Dinner 爱心餐”经过一年半的发展,影响力许多人的生活,它现在对你们有什么意味?英华首先答道:“它意味着希望,让人再次相信人性,相信好人、好念头、好社区的存在,相信善。”

Crystal Hana Kim 著有书作《If You Leave Me》。该书获得十多家出版社评为 2018 年最佳图书。更多关于她的小说和作品详见 Crystalhanakim.com。

Group photo of Heart of Dinner volunteers and restaurant partners from left: Maiko Kyogoku, Remi Kyogoku Cruz, Jacqueline Russo Eng, Moonlynn Tsai, Yin Chang, Nancy Pappas, Andrew Young, Emily Yuen, Lillie Sloan, Helen Nguyen, Vivian Chen, Andrew Teoh.

Photographed by Michelle Watt; styled by Kimberly Nguyen; hair by Taichi Saito; makeup by Christyna Kay; set design by Selena Liu. Additional photography by Charlie Owens.



Source link